李白诗《答湖州迦叶司马问白是何人》不宜选入古诗吟湖州-湖州市诗词与楹联学会

小米彩票

李白诗《答湖州迦叶司马问白是何人》不宜选入古诗吟湖州

2019-1-16 15:41:16      点击:
 

朱辉

一直以来,我市出版的古诗吟湖州集中,大都收入了李白的《答湖州迦叶司马问白是何人》七言绝句一首,全文如下

              答湖州迦叶司马问白是何人

           青莲居士谪仙人,酒肆藏名三十春。

           湖州司马何须问,金粟如来是后身。

因为诗题和正文中都有“湖州”字样,该诗一直就被视作李白描写湖州的代表作。但是具体解读全诗诗意,就会很遗憾地发现,该诗与湖州没什么关系。

先从诗题看,就标明不是写湖州。诗题比较长,但还是能确定李白“答”的是湖州司马的疑问“(李)白是何人”,而不是“答”湖州。况且诗句中也再次明确了“湖州司马”是指某人,不是说湖州。司马是唐时的官职,作为州、郡、府主要长官的辅职,分管军政事务,居别驾、长史之下,职位不算高,且大部分是闲职,白居易就当过江州司马,任上还写了《琵琶行》。这位问“白是何人”的湖州司马,很有可能也是一名闲官。至于迦叶,原指佛的大弟子,也称大迦叶、摩诃迦叶。诗题中有两种解读方向;一是李白对这位湖州司马可能是佛教徒的尊称,二该湖州司马可能复姓迦叶。总而言之这位湖州司马很意思,他居然不太知道大诗人李白,还有“李白是何许人也”之问。

正文说穿了,通篇都是李白的自吹。唐代诗人普遍地自我感觉良好,喜欢借着诗文变着法地夸自己,李白就是其中之奇葩。没有任何史料证明李白有什么军事才能,但不妨李白自吹“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把自己吹成东晋谢安式的人物。在这首七言绝句中他也一如既往大言不惭地开吹:

(你不是不知道俺李白是何许人也吗?)俺青莲居士可是上天谪到凡间的仙人啊,而且俺的赫赫名声遍及酒肆茶坊都几十年了,(你居然还不知道?)如果你现在问俺是什么人,俺告诉你,俺就是金粟如来维摩诘大士的后身。

当年李白以一首《蜀道难》打动了前辈诗人贺知章,贺一看李白颜值不低,呼为“谪仙人”,被贬下界的上仙。从那之后这个美名就名扬天下了。而李白的才华与成就也的确当得起一时盛名,他的诗文成就之高,再加上龙巾拭吐、醉草诏书、力士脱靴、贵妃捧砚等等的传奇故事和“天子呼来不上船”的矫情,李白声震海内。但是李白一向好道,一心向往得道飞升成仙,这次不知为何,自称是金粟如来的后身。其实金粟如来是前身,后身是维摩诘居士。维摩诘是唐代佛教界的传奇人物,据说原先是个有钱的居士,既聪明又有德行,口才好。他与菩萨辨经,直说得天花乱坠,湖州话叫“天花落乱”。唐代诗人很推崇维摩诘,王维干脆字摩诘,白居易也写过“正传金粟如来偈,何用钱塘太守诗?”李白在这里称自己是金粟如来的前身,金粟如来是他的后身,那么维摩诘岂不成了他的后身的后身了?真是狂得可以。

通篇解读下来,发现与湖州还真没有丝毫关系,不论从诗题还是正文。唯一的湖州因素,就是该诗是写给某位正任湖州司马的闲官。因此该诗以后不要再收入古诗吟湖州的集子中了,即使是李白的大作也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