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仄平仄平仄”句式再来谈谈孤平(原创)-湖州市诗词与楹联学会

小米彩票

从“仄平仄平仄”句式再来谈谈孤平(原创)

2017-10-17 20:36:42      点击:

可能你看到这个标题时会说“仄平仄平仄”与孤平没有关系的呀。是的,它们本来是没有关联,“仄平仄平仄”是由“平平平仄仄”变格为“平平仄平仄”,再将首字变仄后演化而成“仄平仄平仄”的。而这个句式是一直被认定为一种错格,我这篇文章是要为它平反的,而且还想说说它被冤枉的原因。

王力先生的《诗词格律》是诗词爱好者初步学习的重要资料之一,在《诗词格律》篇文中提到“平平仄平仄”的格式时,有如下的一段话:

(特定的一种平仄格式在五言"平平平仄仄"这个句型中,可以使用另一个格式,就是"平平仄平仄";这种格式的特点是:五言第三四两字的平仄互换位置。注意:在这种情况下,五言第一字 须用平声,不再是可平可仄的了。)

“平平仄平仄”是一种源自标准句型“平平平仄仄”的变格(也是标准的孤平拗救的句式),按上段文字的表述,在这种变格句型上将首字改为仄是不可以的,即“仄平仄平仄”的句式是错误的,但事实真是这样的吗?让我们实例来证明吧,我们都知道杜甫的诗是史上公认最为严谨的,我们就以杜诗为例:

登岳阳楼

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

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

……

首句的“昔闻洞庭水”,就是“仄平仄平仄”

再看杜诗的另一首:

过宋员外之问旧庄

宋公旧池馆,零落首阳阿。

枉道秖从入,吟诗许更过。

……

首句的“宋公旧池馆”,也是“仄平仄平仄”。

看来“仄平仄平仄”并非不可用。

但学者有进一步的不同意见,认为上述两诗中“仄平仄平仄”还是拗句,只不过是用对句来相救罢了。相救的方法就是将对句的第一字由仄改为平进行相救:即在《登岳阳楼中》的第二句“今上岳阳楼”,该句格式本应是“仄仄仄平平”,现在“今”字是平声,就成为“平仄仄平平”,就拗救了出句的“昔闻洞庭水”的“昔”的仄声。同样《过宋员外之问旧庄》中,也是用“零落首阳阿”的首字本应是仄改为平声字来拗救。这种拗救方式被称为“对位拗救”,即在出句哪个位置的字拗,就在对句的哪个位置救。

好吧,那么我在这里就再举例两首杜甫的诗:

《官定后戏赠》

不作河西尉:凄凉为折腰。

*老夫怕趋走,率府且逍遥。

……

《奉答岑参补阙见赠》

……

冉冉柳枝碧,娟娟花蕊红。

*故人得佳句,独赠白头翁。

上述二首诗中带*号的句子都符合“仄平仄平仄”,但其对句的首句并没有用平声字来拗救,即《官定后戏赠》中的“老夫怕趋走,率府且逍遥”的“率”字为仄声,《奉答岑参补阙见赠》中的:“故人得佳句,独赠白头翁”的“独”字也为仄声。

所以通过实例证明,王力先生《诗词格律》中表述的“平平仄平仄句式的首字不能为仄”的说法不靠谱。

其实许多学者不但把 “仄平仄平仄”算拗句,连下面句式都算拗句,例:平仄仄平平仄(本格应是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本格应是平平仄仄平平仄)等等,这些句式被认为是拗句,都需要用对句来拗救,于是整出非常多种类的拗救形式,让初学者看得云里雾绕的。于是诸多学者为上述的句式到底是不是拗句而争论不休。后来我发现了这种分歧还是来源于对“孤平”定义的不同。

大家都知道“孤平”是格律诗中的一种禁忌,但到底什么是孤平呢?按王力先生《诗词格律》的定义:韵句中除韵之外只有一个平声字。(这个定义有一点儿不明确,使有人误认为,仄仄仄平平也是孤平。事实上,两平相邻就不是孤了,而且只对韵句而言。该孤平定义适合于五言时只有一种实例:仄平仄仄平。引伸到七言则是: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

但另外一种观点是启功派的孤平定义:“‘孤平’实指一平被两仄所夹。”更简单的说就是:孤平即是两仄夹一平。(见启功《诗文声律论稿》)

按照“两仄夹一平”(孤平)的这种观点,所谓的“孤平”可就多了,不仅包括上“仄平仄平仄”(在启功派眼里,这个是双孤平,句中有两个”双仄夹一平“呢,实在是错上加错),还包括了以下句式:

“平平仄仄平平仄”句式就可能出现“仄平仄仄平平仄”或“平平仄仄仄平仄”。

“仄仄平平仄仄平”句式就可能出现“仄仄仄平仄仄平”。

“平平仄仄仄平平”句式就可能出现“仄平仄仄仄平平”。等等。

当这些句式被认定为孤平后,光孤平拗救就变出很多形式,比如上述的“对拗”,即上句拗第几字,下句也在那个部位拗一字。”譬如,“平平仄仄仄平仄”,其第五字拗仄而成为“两仄夹一平”(孤平)了,于是要将其对句的第五字由仄改为平来拗救。但是在《全唐诗》的近体诗中,这种句式不救的实例枚不胜举。

于是又有学者说上述句式是小拗(他们把拗句分大拗与小拗,或称为半拗与全拗),如果是小拗,属可救可不救。即然是可救可不救,又何必把这些句型当作拗句呢?连古人都可救可不救的句形式,我们何必再去救?我们把这些所谓的小拗,一律不当作拗句,一律不用救不就完了吗,何必要搞得那么复杂?

在当今很多诗词爱好者想尝试写格律诗又因为格律复杂而敬而远之的今天,我认为在格守基本格律的基础上,能简单的就不要复杂。正是因为“两仄夹一平”的孤平定义的存在,使孤平产生歧义,使孤平拗救变得复杂,这对格律诗的普及与推广是不利的,如果将孤平的定义统一成王力的定义,那么孤平拗救也就只有一种形式,即将“仄平仄仄平”拗救为“仄平平仄平”即可,即将原第三字由仄变平。引伸到七言就是将第五字由仄变平即可。

从这个角度平说,启功派的孤平定义可以休也。